日前TAA音響大展時便聽聞宙宣將史無前例地與德國原廠借來天價旗艦Sennheiser Orpheus的後繼者HE1來台,怎奈當時時間上兜不攏未能耳聞,不免感到有些遺憾;幸好這次的TECA音響展二度借來此套旗艦系統展示之,便把握好機會預約試聽了,在這邊也感謝宙宣給予我試聽的機會令我得償所願。

  架構方面,HE1系統是採用8顆ES9018晶片並聯、每聲道4顆DAC Chip的全平衡架構,放大部分則以Mosfet線路作A類放大。在靜電耳機特有的三明治結構的中央則是厚度2.4um的鉑金振膜,八根真空管外層也都有另外安裝石英保護管來隔絕外界干擾;使用體驗上,HE1耳機本體的頭帶雖然是CNC加工但重量意外的還算輕,橢圓形的耳杯設計也確保了配戴上的適應性,實際配戴上的確還算舒適,不過以靜電耳機來說應該屬於稍重的一款。




  這次試聽時現場是以Weiss Man301做為訊源,曲目方面部分為301硬碟資料庫內的曲目,部分來自我自行攜帶的CD。先從音響性部分談起,HE1系統有著在靜電耳機中極少見的、四平八穩的能量分布,不僅令人幾乎感受不到靜電耳機在低頻方面的缺失、甚至中低頻還帶有一些在HD500、HD600系列上時常見到常被暱稱為『森海味』的些微拖沓感,這令得HE1有著不錯的氛圍營造能力,相信Sennheiser在這方面下了不少的工夫。

  在空間架構上,稍稍令我意外的的是Sennheiser在HE1上也將其視為一款『耳機』而非『喇叭的替代品』來架構空間:不若Stax 009那般近似喇叭般空間寬闊、與聽者拉開一段距離且橫向弧度小到近乎一直線的呈現方式,HE1的空間約略只比Beyerdynamic T1再大上一些,架構上還是比較類似耳機系統常見的倒U形,只不過正前方的橫向寬度比起一般耳機要寬上一些,繞向左右的弧度比起一般耳機小一些而已。




  至於音色方面,我則認為這是一款幾乎兼顧了動圈所有優點的靜電耳機 - 他不僅具備著靜電耳機特有的通透音色與精準表現每一分細微動態變化的能力,在在大規模場面的震撼力與氣勢上跟動圈耳機相比也絲毫不遜色;在Kalafina的5th Anniversary Live中可以感受到歌者站立位置的高度比聽者高上一截,Wakaka、Keiko、Hikaru三位歌姬的發聲形體彼此獨立的同時又在樂曲中互相水乳交融;在馬修連恩《狼》中的鋼琴剔透的同時仍具有鋼琴的厚重,水聲之流的自然音效聽來每一株水滴落下時都粒粒分明,潺潺流動時感受到的柔順細膩又如五指輕輕以指腹劃過絲綢一般。

  話雖如此,以我在三、四個個展覽場合聽過的、印象中的Stax 009來說,我個人不認為Sennheiser HE1的細節分析力與其相比有多麼翻天覆地的差異,頂多僅僅是在伯仲之間,且在某些歌曲上還是可以感受到HE1身為純靜電耳機在詮釋歌曲上的不完全原音重現,而是對曲目做了相當的美化;以閃靈的《失竊千年》這張民謠為例,專輯內仍可感受到演奏者撥動琴絃的每一分細微振動,但如二胡、琵琶等樂器的顆粒聽起來被分解得更細微了;而雖然沒有對細節加以柔焦,但Freddy嗓音中的沉重抑鬱、元千歲喉韻內的嘶啞滄桑都被修飾美化的更為溫和,彷彿Livehouse演唱成了每一分動作都被事先嚴密安排的舞台劇,歌者情感直接衝擊聽者心靈、撼動聽者五感的能力也因此要少了一些;而在Lacrimosa《Stolzes Herz》中HE1也給了我近似的感受, Tilo wolf那獨一無二的、啞而不乾的歌聲被分解的細膩周圍,電吉他插電樂器的效果也因為如此,其營造的氛圍聽來似乎少了一分隱性的瘋狂。




  總的來說,我認為HE1既完美又不完美,它的確在當今所有耳機中不論在視覺設計還是作工上都鮮有敵手,在最重要的聲音表現上也兼顧了靜電本身的細膩度與近似動圈的低頻,這是它無限接近完美之處;話雖如此,在我聽來它的細節分析力與Stax 009相比並沒有什麼顯著優勢,在空間呈現上也仍舊是耳機的思維邏輯,且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有著專屬於自己的個性。它的確在細節上做得盡善盡美,但它做的也僅是在現存的技術中做了幾乎是最豪華的組合搭配,而非如瓦特之於引擎、愛迪生之於電燈那般具有技術上的革命性創新,以一套作為Sennheiser技術力展現、索價55K美金的系統來說這是我認為較為可惜的地方。

  別怪我用如此近乎苛求的眼光看待,畢竟這樣的預算已經足以建構一套具相當水準的二聲道系統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菲特 的頭像
菲特

菲特的音樂交誼廳

菲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