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檔

 

  首次知曉Haggard這支樂團大約是在一兩年前,那時我開始近乎瘋狂地迷上交響金屬,是以在接觸到NightWish、Epica、Lacrimosa等團之餘不可避免地也邂逅了Haggard,首次聆聽它們04年發行的《Eppur Si Muove》便感到驚為天人,歐洲中世紀般的莊嚴史詩氛圍竟能在10人出頭、樂器的彼此調性差異又如此之大的編制中完美地被演繹。想來才接觸到此團的與多位熱愛Haggard許久的金屬頭子們相比,我應該幾乎是最資淺的吧?

  也因此得知它們即將來台灣演出的消息之後我是感到既驚且喜,喜自然是喜於有機會親臨現場享受這支20多年歷史的大團的演奏,驚則是驚於我的理智告訴我:在台灣這樣的金屬沙漠,一支近十年沒有發片的團要來The Wall開演唱會,中國主辦方還幾乎完全沒有在台灣加以宣傳,就連我自己也是12月查詢Epica演唱會資訊時,偶然在The Wall查看節目表時才注意到,因此猜想會到現場的了不起也就兩百人左右。縱然這是完成中國演唱會後的亞洲最後一站,可在計入成員的機票錢、住宿費用、場地費用與工作人員薪資後回本的希望極其渺茫,來這裡根本就是在做慈善事業好嗎。

  感性告訴我既然喜歡就非去不可,理性告訴我主辦方肯辦這場完全是佛心來著,那麼我怎可能還有任何不到場的理由?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這次來台灣的Haggard便如大家所料是10人左右的較小編制,而其中主唱兼(電)吉他的Asis Nasseri、男高音兼電Bass的Frank Schumacher與女高音Janika Groß尤其令我印象深刻,一等一的歌唱功力配上他們給人的視覺印象、幾乎讓人有從600年前穿越過來表演的錯覺;但在剛開場的時候音似乎有點偏掉害我有點出戲,所幸沒演奏幾首後他們重新把樂器調整後就好的多了。

  他們雖然是大團卻也很有親和力,中場間歇時Asis有聊到Taiwan這邊一百多人幾乎是他們這次巡迴中跑過人最少的一場,感覺不像是在music venue辦concert而像是在club中搞Live,但聽眾展現出來的熱情也絲毫不一般,且也因此能夠與樂迷能夠有更為親近的互動;後面倒數幾首時Asis等幾位還繞下來觀眾區與大家近距離接觸,看到Asis突然出現在我眼前離我不到15公分時我嚇了一大跳沒反應過來,反倒是我右手邊的小姐動作很快,馬上整個人靠過去把手機舉起來跟Asis一起自拍來著,哈哈。

  順帶一提大家果然都是對伽利略那張印象最深刻啊,Per Aspera Ad Astra前奏的提琴一拉下去全場馬上嗨到最高點,Asis還順著氣氛丟了好幾個Pick下台送給樂迷;接著在倒數一兩首時Haggard也演唱了他們尚未發表的新曲,最High的是鼓手Maurizio在整場演出結束時豪邁地把他的鼓棒扔了下台,猶記當時好幾個樂迷同時撿到大家手都不肯放開,最後還是靠猜拳決定鼓棒獎落誰家來著。

  另外安可曲時入場他們玩的團員錯位也很有趣,真的好想看Frank拉大提琴啊。

圖檔


圖檔


圖檔


  最後雖然我買的只是一般票,但主辦方可能因為人數關係,後來還是有開放一般票的樂迷參加簽名與握手會,害得我心裡總覺得對買VIP的樂迷感到亂不好意思的,於是乾脆又在現場多買了張CD表示支持。在簽名時與Asis哈拉時,我說到過去完全沒有料到他們竟有能夠降臨台灣的一天,他也說完全沒想到有一天會來台灣,還說台灣是個很酷的,令人感到興奮的國家!不論是不是客套話,他願意這麼說都還令我蠻感動的,縱使在人這麼少的場次他們仍願意用最真誠親和的一面對待他的每一個樂迷,單單如此的態度就令我覺得值回票價,今晚有來這場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

  最後附上一張本日戰利品照片,建議各位吃飽了太閒就來練一下剪刀石頭布吧,誰知道哪一天會在甚麼場合用的上呢?

圖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菲特 的頭像
菲特

菲特的音樂交誼廳

菲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