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裏圈多如過江之鯽的漫畫家之中,楓牙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作者之一。猶記曾聽過好些反對者批評、說楓牙的作品在交合的過程中顯得死板、一筆一畫的勾勒都缺乏勾起讀者情慾的誘惑力、作為一名裏圈作家並不稱職云云。

 

  的確,就算在我這個小fans看來,楓牙放在龍蛇混雜的裏圈根本就是個奇葩,她的作品缺乏米奇王(みちきんぐ)騷人心癢的色氣、比不上八尋ぽち的無限創意、更沒有新堂エル的警世作用;但神奇的是,她角色的性格刻劃出了奇的生動立體,她的感情描寫出了奇的細膩動人,最神奇的是她的劇情引人入勝到讓人有彷彿在追《週刊少年Jump》的連載的錯覺,劇情吸引到讀者在翻閱時甚至會想要把交合的場面直接跳過。看完一話之後會想馬上接著看下一話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這就是楓牙奇葩的地方:就『實用性』層面來說明明完全不及格,但作品偏生又無敵好看(雖然好看的方向錯了);明明看起來像入錯行嫁錯郎,但偏生她一畫又是超過10年,這根本是暗黑版的安達充了。

 

 

  在楓牙筆下的角色也都不是甚麼達官顯貴或政商名流,寫的都是小人物與小人物間的日常故事。男女主角的關係從親兄妹、師生、親戚到青梅竹馬都有,彼此間的關係不會太複雜、情感的增溫也都合情合理地由淡而濃循序漸進,與裏圈普遍講求速戰速決、先盜本壘再上一壘的風氣大異其趣。

 

  便拿《死んだ私の物語》來說,女主角里奈是一位內向且逆來順受的高中學生,男主角翔太則是里奈的哥哥,同時也是學校的學生會長,非常愛護妹妹,家中父母雙亡,兩人相依為命。在學校中,里奈一直受到黑幫老大的女兒 - 美咲帶頭的小團體欺負,但為了不造成哥哥無謂的麻煩,因此一直未曾對哥哥提起。

 

  不久之後,里奈藉由某個契機,發現哥哥對她抱有超越家人的好感,相互連結的緊密程度本來就高於一般人的倆人,在這樣的環境下互相擁有彼此、進而發展成戀人關係似乎是理所應當,但對於這樣的發展,彼此心中都還是抱有困惑與迷茫......

 

 

 

  不久之後,翔太終於還是知道了妹妹被美咲欺負的事情,愛護妹妹的他自然不會坐視不管,於是他便用了一些手段,讓美咲的小團體對彼此互相猜忌,這個小團體就這麼散了。

 

  但在這事情發生後,美咲的行徑卻更是變本加厲,甚至是動用了父親手下的小混混、作勢要強暴里奈並錄下過程。哥哥知道了這事,但勢單力薄的他卻沒有有效保護妹妹的手段,無可奈何之下只得選擇戴上面具、掄起球棒並弄髒自己的手。

 

 

 

  縱使如此,美咲仍然沒有就此罷手 - 接著她找上了與翔太同班、跟翔太告白但卻被拒絕了的女同學,要求翔太與那個女孩做愛、並將照片傳給他的妹妹看;如果他不肯答應,守在他家門前的小混混們立時便會闖進屋內、做完上次他們還沒做完的事情。主角無可奈何之下也只得聽從照做,卻也因此發覺了美咲對里奈強烈得異乎尋常的執著。

 

 

  但事情還沒完,美咲發現事情並未達到她所想要的效果,最終甚至打算把自己也投入進去、強迫主角跟自己造成既定事實、藉以來對里奈心中留下無可抹滅的心理創傷。但主角終於發現了她的另一個身分、她與里奈之間的另一個關係。在把這層關係點破了之後,情緒崩潰的美咲才終於吐露了她為何如此執著於里奈的理由,為什麼她要無所不用其極的不斷傷害她。

 

  原來她想要的,也不過是希望那個既是里奈、又不再是里奈的人重新回到她身邊而已。

 

  不論家中的背景多麼深厚,不論彼此間的關係有多麼親密無間,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一切仍然都顯得如此無力。想要的東西明明如此簡單、對普通人來說是如此平常,為何偏偏就是如此的難以企及......?

 

 

『回憶永遠站在背後,你無法拋棄,只能擁抱。』

 

—王家衛《擺渡人》

 

  這就是楓牙作品的一貫調性 - 每一則都是看起來普通、卻又有些不普通的小小故事,沒什麼天馬行空的荒腔走板,劇情推演看來平舖直述,人物線條、背景繪製更是出奇地乾淨簡潔;

 

  但乾淨並不等同乾癟,簡潔也不等同偷懶,她用這樣的手法所表現的是無數個平凡組合而成的日常累積,表達的是在交錯的時間逐漸堆疊起來的質樸情感,訴說的是在歷經種種事情後得來的平淡幸福,是多麼珍貴又不可取代的珍貴寶藏。故事便這麼樣在一種甜蜜中又帶有一些惆悵的Happy End中來到最終結尾,在《死んだ私の物語》中如此,在楓牙的其他作品中也大都如是。

 

  我想,這就是楓牙作品的魅力所在吧。

 



『連接繩線的是結,連接人與人的是結,時間的流動也是結,聚在一起,成型,扭曲,纏繞,有時又還原,斷裂,然後再次連接...』 

 

—— 新海誠《君の名は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也祝福每個已經獲得幸福的人,都能夠珍惜當下每一分、每一秒平淡的點點滴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菲特 的頭像
菲特

菲特的音樂交誼廳

菲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